您的位置:首页  »  【梦】(7.2)【作者:缅怀】
字数:6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淫狱(二)

        ——联谊会前的准备——八月六日星期六

  中午时分,冯可依来到了名流美容院总部大厦。今天是社会党主席夫人召开联谊会的日子,由于到场的都是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贵妇人,名流美容院便想借这个机会宣传特别美容中心,以招揽贵妇人入会,于是,在特别美容中心做过一整套全身美容的冯可依便被花雯芸叫过来,做为特约模特参加联谊会。

  由于事先已经答应了,冯可依不好爽约,只好按照原定计划前往特别美容中心找花雯芸,可是,想到前几天被她识破自己就是梦,而且还被她狠狠地惩罚了一顿,在不知情的同僚面前暴露赤裸的身体,做出很多下流的事情,冯可依就感到非常羞耻,实在鼓不起勇气与她见面。

  在特别美容中心的大门前徘徊了良久,手伸出来想要推门,可是马上又放下了,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就在冯可依犹豫不定的时候,门突然开了,花雯芸走了出来。

  「哎呦!是可依啊!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请进,请进!」花雯芸见门口站着冯可依,便热情地牵着她的手,笑吟吟地说道,似乎忘记了她被冯可依欺骗的不快。

  「花院长,你……你好。」预想了好多种与花雯芸见面时可能发生的情况,就是没有想到她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冯可依不由有些发呆,结结巴巴地说道。

  「快进来吧!王荔梅早就到了,已经开始准备了,现在就差你了,为了晚上能有更好的效果,需要做一下肌肤护理,可依,联谊会上,你必将是最艳光四射的女人。」轻轻松开手中有些冰凉的嫩手,花雯芸揽着她的腰,把不知所措的冯可依带了进来。

  「可依,你去那个房间,脱光衣服等着我!」带着冯可依来到无人的走廊,花雯芸在她嘴上轻轻一吻,指着最里面的一个房间说道。

  「是……」脸上突地升起一朵红云,冯可依害羞地点点头,向花雯芸指定的房间走去。

×××××××××××××××××××××××××××××××××××
  冯可依趴在按摩床上,赤裸的胴体白皙亮润,均匀地涂着一层名流美容院独有的具有活化细胞功能的精油。花雯芸站在按摩床旁,身子前倾,两只修长的手放在冯可依浑圆鼓翘的臀部上,纤细的手指若即若离、轻柔地滑抚稚嫩的肌肤,恰到好处地刺激着她,煽动着她的性感地带,给她带来阵阵曼妙舒愉的感觉。
  花雯芸现在使用的是推油的手法,不过要比一般的按摩技师高明得多,随着附有某种频率颤动的手指极有技巧的滑抚,不仅肌肤在颤栗,那种轻轻柔柔、飘飘欲仙的酥痒直接浸入到骨头里,唤醒了冯可依的性感,使她一直处在高昂的兴奋中。

  无毛的阴户早已湿润不堪了,在羞耻心的鼓荡下,快感格外强烈,一股股爱液持续不断地溢了出来,染湿了按摩床。冯可依用力咬着嘴唇,宛如水墨画的眉头紧蹙,具有东方美韵的脸颊红扑扑的,极力忍耐着不发出羞人的声音,而阴道却在不停地收缩着,已经到达了好几个小高潮了。

  「可依,舒服吗?」花雯芸柔声问道,冯可依所有的反应都暴露在她含笑的眼里。

  「嗯……舒服……花院长的按摩技巧太棒了,我感觉一点也不疲劳了,好想这样睡一觉。」其实,冯可依感到花雯芸应该已经发现她起了淫荡的反应了,毕竟她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了解,而且到达小高潮时,控制不了的颤栗已经告诉了她答案,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虚张声势,掩耳盗铃,只为营造出一种在她高超的按摩技巧下,解除了身体的疲劳而倍感轻松的假象,来降低掐紧心头的羞耻。
  「咯咯……过奖了,身心放松可是肌肤富有活力的源泉啊!可依,现在该做前面了。」花雯芸轻抚冯可依的肩部,示意她仰卧。

  「那个……是……」冯可依慢慢地把身子转过来,仰卧在按摩床上,满脸潮红,羞惭万分地在花雯芸面前暴露着赤裸的身体。

  啊啊……我这副样子,好羞耻啊……冯可依耐不住羞耻,呼吸禁不住地急促起来,两座小山似的乳峰不住起伏着,高耸的顶峰樱红的乳头上,雅妈妈送的镶满珠宝钻石的乳环微微晃动,乳环上还悬着银色的细链,末端挂着纺锤形的小饰件,在从窗户里照射进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飘荡出一股淫靡的味道。

  花雯芸把精油倒在手上,搓几下,然后,滑腻腻的双手握住冯可依的两座乳峰,仿佛画圆似的,一边绕着圈圈,一边从下往上推挤,把精油均匀地抹在软绵绵、鼓胀胀的乳房上。不大一会儿,乳房上便涂满了精油,湿亮湿亮的,显得更加雪白细嫩。之后,花雯芸又倒出些精油,把手放在冯可依平坦的小腹上,向腰部慢慢横推,随后,一路直下,沿着修长的大腿,一直滑到小巧的脚面上。
  粘滑的手指灵巧地弹动着,再次回到了小腹,徐徐地向下方的阴户靠近,花雯芸先在阴户的边缘扫抚几下,便直接覆在了微微开启一条细缝的肉缝上。十根手指更加轻柔了,一伸一屈,就像做爱的前戏一般,爱抚着仿佛馒头形的阴户,指尖还不时有意无意地轻碰最敏感的阴蒂。

  在花雯芸极具技巧的爱抚下,美妙得无法形容的快感如泉涌一样,汹涌地涌了出来。每块血肉,每个细胞似乎都欢快地颤栗起来了,濡湿的阴户更加濡湿,更加红艳了,被阴唇层叠保护的肉缝就像盛开的花朵一样,垂下了花瓣,羞涩地露出了里面的花蕊,香淫的花蜜潺潺地流淌出来,把下面的肛门都淋湿了。
  也许是同样舒愉得无法抑制的感觉,在月光俱乐部VIP 房发生的事毫无先兆地浮现在脑海里,冯可依一边回忆着周三那晚淫靡不堪的情景,一边感受着花雯芸轻柔蠕动的手指,心中发出淫荡的叫声,啊啊……啊啊……好舒服啊……我又要泄了……

  小腹开始不受控制地弹跳着,耳边突然听到花雯芸发出一声低笑,冯可依一惊,顿时从迷乱中惊醒过来,陷进了羞耻的狂涛骇浪中。又是用力绷紧双腿,又是咬紧嘴唇,冯可依想尽一切办法,拼命地想要把高潮压回去。可是,这些方法都于事无补,身体依然在颤抖着,越来越强烈,火热的蜜穴一个劲地收缩着,泄出一股股爱液,冯可依羞惭无比地在花雯芸的眼前泄了身子。

  「可依,你的肌肤真光滑啊!尤其是这里的,肌理好细!就像婴儿的皮肤一样滑嫩,今天晚上,那些贵妇人看到你一定会羡慕死的。咦!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水啊!咯咯……可依,还是像以前那样敏感哦……」花雯芸轻轻抚摸着一点阴毛都没有、连毛孔都消失不见的阴户,眼里闪着揶揄的笑说着。

  「啊啊……那个……今晚的联谊会我要怎么做呢?」冯可依羞耻地扭过头,连忙转过话题。

  「怎么做?哦……可依,不用担心,你只需站在舞台上,像接受采访那样回答一些问题,说一说美容之后的感受。之后,就和那些贵妇人一起吃个饭,享受一番美食。是不是很简单?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难吧!」花雯芸有些奇怪地望着冯可依,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问,随后明白过来,不禁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感到好笑地回答道。

  「是的,只是还有些不安,怕做不好。」冯可依松了一口气,不仅是因为联谊会,花雯芸的手终于离开了她的阴户。

  「没事的,简单说几句话就可以,其实说什么都是次要的,只需看到你美丽的肌肤,贵妇人们就会明白特别美容的效果了,这比任何宣传手段都有说服力。
  可依,被贵妇人们用羡慕的眼光望着,心里会飘飘然吧!也会很喜欢吧!毕竟,咯咯……又被那么多人盯着看了。「花雯芸轻捏了一下冯可依火热的脸颊,取笑着她,暗指周三晚上发生的事。

  「呀啊……花院长,别说这个了。」霎那间,浓郁的羞耻达到了极致,冯可依摇着头,躲开花雯芸的手指。

  「差点忘了,这里还没做呢。」瞧着冯可依满脸红晕、一副羞答答的样子,花雯芸不由兴奋得伸出红舌舔了一下嘴唇,然后,捉住冯可依的手腕向上抬去,把她无毛的腋窝露出来。

  随着花雯芸沾满精油的手指触摸到腋下,像搔痒那样滑抚起来,从小时候起腋窝就特别敏感的冯可依一阵激灵,感觉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一种蚀骨的奇痒腾了起来,刚刚到达过一次高潮的阴道又剧烈地收缩起来。

  「啊啊……啊啊……花院长,啊啊……不要,不要摸那里,啊啊……好羞耻啊……」按摩床上的冯可依猛然一挺身子,腰肢好像要折断似的,一边剧烈地痉挛着,一边在花雯芸兴奋的目光下到达了高潮。

  ×××××××××××××××××××××××××××××××××××
  冯可依和王荔梅坐上花雯芸叫的出租车,向召开太太联谊会的汉州大酒店赶去。一路上,王荔梅兴奋地说个不停,而冯可依一阵阵发窘,沉默着不说话。
  方才,先做完肌肤护理的王荔梅认为冯可依也做完了,便去找她,殊不知她做的才是标准的肌肤护理,而冯可依做的却是花雯芸加了料的。房间没有锁上,因为知道只有冯可依在里面,王荔梅也没多想,就推门进去,正好看见她崇拜的可依姐一边扭动着赤裸的身体,一边发出放浪的呻吟,在花雯芸的爱抚下到达高潮的淫荡样子。

  被一直崇拜自己的王荔梅撞见她和花雯芸做的那些羞耻的事,并且沉浸在高潮余韵里的羞人模样也被看个清清楚楚,冯可依现在还觉得脸好烫,羞得好想钻进地缝里藏起来。如果可以的话,冯可依真不想与王荔梅搭伴出发,坐在王荔梅身边的她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一张俏脸羞窘得宛如红霞一样。

  似乎是没有注意到冯可依的尴尬,为有幸被选做模特、能在舞台上向有身份有地位的社会党议员夫人们表演的王荔梅充满了期待,像个欢乐的小鸟,「叽叽喳喳」地不停地说着。

  冯可依感觉时间过得慢极了,每分每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出租车到达了目的地,冯可依轻松地舒了口气,心想,总算可以离开这个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地方了……

  ×××××××××××××××××××××××××××××××××××
  为了追求舞台效果,名流美容院特别邀请了一个很有名气的化妆师为冯可依化妆。当然不可能是遮掩本来面目的浓妆,结合冯可依雕塑般精致的面孔和东方婉约美女的气质,化妆师按照清纯雅致的风格设计,给冯可依化上淡妆。化好妆的冯可依看起来就像一个亭亭玉立的水中百合,充满着极致的古典美,散发着静雅的风韵。

  化妆室里没有换衣间,花雯芸在墙角用拉帘简单做了一个隔断,搬过一面试衣镜,做为临时换衣间。冯可依站在换衣间里,脱下了身上的连衣裙,按照花雯芸的叮嘱,依次除去胸罩和丁字裤,赤裸裸地站在试衣镜前。瞧着镜子里拥有一副完美的S 曲线的身体和浑身上下犹如牛奶般雪白亮润的肌肤,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喜上眉梢,微微勾起嘴角,浮出一个陶醉的笑容。

  「可依,不要尽顾着欣赏自己,快点换衣服!你的衣服在白色的纸袋里。」
  「是……」听着拉帘外传来的花雯芸的声音,冯可依吃了一惊,连忙答道,同时,心里升起一阵无力感,心想,花院长太了解我了,我的一切都被她轻易地看穿了……

  竟然是紧身衣,这么小,穿出去怎么见人啊……从纸袋里取出衣服一看,冯可依不禁大惊失色,手里拿着的是件白色的无领无袖紧身衣,质地非常纤薄,很轻,而且非常小,就像内衣一样。

  花院长不让我穿内衣,说是怕影响曲线,难道我就穿着这一件衣服,站在舞台上!这么小这么薄的衣服,穿跟没穿没有什么分别嘛……冯可依想到这里,便对拉帘外的花雯芸说道:「花院长,这件衣服的尺码太小了,而且还这么薄,根本遮掩不了身体,给我换一件好吗?」

  「确实是有些小,质地薄了些,不过为了展现特别美容的效果,让贵妇人们能清楚地看到你的肌肤,穿这类衣服最恰当不过了。」

  听花雯芸这么说,冯可依苦起脸,为难地说道:「可是会走光的啊!」
  「你先穿上试试!」

  「是……」花雯芸的语气不容抗拒,冯可依只好把紧身衣套进双脚,用力一提,然后把连接胸围的纽带挂在颈部后面。

  啊啊……不行,不行,根本穿不出去,明明是情趣内衣的款式吗!太下流了啊……穿好紧身衣的冯可依向试衣镜一看,顿时连连摇头。

  紧身衣的前面是高开叉的,就像健美运动员穿的比赛服装,一直开到腰部,而且没有领口,只有与绕在颈部上的纽带相连的胸围,还是三角胸罩的风格,斜斜的低胸,露出大半个高耸的乳房,从紧挨着乳头的位置抹上去,深邃的乳沟完全暴露在外面。

  后面更加不堪,背部没有一丝半缕,只在后腰上打横有一条布带,下面是极端的丁字裤风格,紧紧陷进臀沟的布条窄小得可怜,几乎看不到,除了一条细线挡住臀沟,整个臀部都露在外面,呈现出一个火辣劲爆的心性。

  冯可依在试衣镜前转了一圈后,又回到正面,只见镜子里的自己性感淫靡,被撑得高高凸起的紧身衣胸前凸起两个暗红色的圆点,窄窄的开叉处勉强护着肉缝向上隆起着,浮出一个微拱的形状。冯可依凝视着镜子里自己的三角地带,纤薄的紧身衣内,乳头和戴在上面的乳环以及微微下陷的肉缝和阴蒂上穿着的银环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花院长,我穿好了,不过不行啊!跟没有穿衣服似的。」冯可依深深地看了一眼试衣镜里性感暴露的自己,脸颊上突然一红,然后,扭过头对拉帘外的花雯芸说道。

  「是吗!我来看看。」话音刚落,花雯芸便一挑拉帘,走了进去,仔细地打量穿着下流的紧身衣、与全裸没有什么区别的冯可依。

  「我觉得不错啊!可依,你就这样穿着吧!挺好看的。」花雯芸一边看一边赞誉得连连点头。

  「花院长……」冯可依瞪大了眼睛望着花雯芸,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
  「让你穿啥你就穿啥!哼……干什么都扭扭捏捏的,像这样暴露的衣服最适合你了。」

  啊啊……谁在外面?好像是部长的声音……冯可依顺着声音望过去,张维纯那张令她惊恐的脸出现在眼前。

  啊啊……这个混蛋怎么也进来了,这里可是汉州大酒店啊!太肆无忌惮了,花院长,求求你,让他出去吧……冯可依像个受惊的小鹿,瑟瑟发抖地向后退了一步,用恳求的目光望着花雯芸。

  「我还有事,这里就交给张部长了,可依,不要耍性子了,就穿这件衣服,联谊会马上开始了。」花雯芸盯着冯可依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随后一转身,离开了换衣间。

  「嘿嘿……让我好好看看,嗯……这件衣服真不错,令人大饱眼福啊!乳头和阴蒂上的银环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可依,还没湿吗?只要你一发骚,流出淫水,这么薄的衣服就会变成透明的了,所有人都能看到你的骚穴长什么样了。怎么样!很期待被看到吧!现在兴奋了吧!哈哈……」张维纯睁大了眼睛,淫秽的目光在冯可依前凸后翘的身体上来回打量着。

  「呀啊……饶了我吧!部长,不……对不起……老公,老公,求求你饶了我吧!这里不是月光俱乐部,是汉州大酒店啊!我还没有化妆,穿成这样出去,所有人都会记住我的模样,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的……」脑海里想象着张维纯形容的样子,身体不由一阵发软,冯可依紧紧地抓住他的手,慌乱地恳求着。

  「哼……只是让你穿一些暴露的衣服,在舞台上当模特,难道你想像那晚一样,在议员夫人们面前劈开腿自慰吗?」张维纯甩开冯可依的手,不悦地喝道。
  这个人太冷血了,求他根本没用……心里升起一阵明悟,冯可依只好退而求其次,可怜兮兮地求道:「老公,至少……让我把这些环取下来吧!」

  「嘿嘿……的确是够下流的,连母狗可依都羞耻得受不了了,没问题,你可以取下这些母狗的标记,不过,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张维纯扯扯紧身衣里的乳环,淫笑着看向冯可依。

  「啊啊……什么条……条件?」冯可依不敢挣扎,忍着乳头上又痛又痒的快感,呻吟着问道。

  「把这个吃了!」张维纯从兜里掏出一盒清除口臭的薄荷糖。

  「放心,只是糖,张开嘴!」往掌心里倒了二十多粒出来,张维纯一边说,一边向冯可依迟疑张开的嘴里倒去。

  薄荷特有的刺激和清凉感在口中蔓延着,冯可依不知道张维纯要做什么,飘荡着疑惑之色的眼眸格外迷人。

  「不要嚼,也不许咽下去,就这么在嘴里含着,现在劈开腿,我给你摘下那些下流的环。」张维纯捏了一把冯可依肉感十足的臀部,蹲在她股间。

  用力拍拍冯可依扭扭捏捏地打开一线的双腿,示意她继续劈开。待到双腿劈到足够大的位置,张维纯抓住紧身衣的股间开叉部分向旁边一拨,将散发着湿气的阴户露出来,然后揪住阴蒂上的银环,像是要把敏感的阴蒂拉断那样用力地向外扯去,另一手一边玩弄着完全膨胀起来红艳艳、硬胀胀的阴蒂,一边取下了银环。

  「啊啊……啊啊……老公,轻一点,啊啊……」一阵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际,嘴里含着薄荷糖的冯可依不住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身体一下子变得燥热起来,又酥又软,不由把手搭在张维纯的肩膀上,维持摇摇欲坠的身体。

  E 罩杯的巨乳又胀大了一圈,随着急促的喘息声剧烈地起伏着,本来就勉勉强强地遮住乳头的紧身衣被弹到了一边,露出一个嫣红的乳头。乳头尖尖的,傲然上翘,嵌满钻石的乳环也露了出来,乱摇乱晃,闪出一阵耀眼的光芒。

  「嘿嘿……可依,你还是这么敏感啊!瞧!可爱的乳头已经翘起来了。」把阴蒂上的银环装进口袋里,张维纯站起来,同方才粗暴的动作如出一辙,用力地向外扯动乳环,将乳根拉细,一边搓捻着娇嫩的乳头,一边取下了银光闪闪的乳环。

  「吐出来!」取下下流的银环后,估计水溶性的薄荷糖已经被口水完全融化了,张维纯便伸出手掌,把掌心放在冯可依嘴巴的下面。

  冯可依不明所以地把嘴里融化的糖液吐在张维纯的掌心里,心有余悸地看过去,不知他要这些糖液做什么。见张维纯脸上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心中不禁咯噔一声,冯可依感到不是什么好事,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安。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