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绝望便器开发手册】【作者:长裙摇曳】
字数:4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个有受虐倾向的男人,从未展示出自己的受虐的一面,也从没迈出过第一步,怎样彻底地征服他?

  从没闻过女人的丝袜脚吧,没有卑微地去闻和舔过女人的丝足,不曾将丝袜含在嘴里,品尝味道,也不曾将袜子里混杂着的汗味和口水一起咽下。

  也没有接触过女人的排泄物吧。不曾将尿液含入口中,甚至从未近距离闻过味道。也不曾让女人排出的粪便滑过喉咙,吞入自己的胃。尽管总是这样的幻想着,但却对这样的做法怀有深深的恐惧。

  是啊,这是怎样的一种勇气呢,居然被女人穿在脚上的东西所征服,居然会把它含在嘴里。女人所排泄出的污物,居然会悉数吞咽下去。将这样的自己表现出来,需要多大的决心呀。把自己变成一个接受脚和袜子的人,变成女人的便器,是一条一旦跨过就再也无法回头的事情呢。

  有时候对于那些自己并不主动沉迷于此,却又内心有迷恋的男人,就要帮他实现这个跨越。或者说,强制开发。

  第一步:接触味道把他束缚起来,用轻柔的方式,告诉他你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和证据,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更不会有人相信你。在这个幽闭的房间里,你有的是时间和手段,帮他完成这个转变。你会一点一点消磨他的意志和希望,折磨他,强迫他接受他羞于接受的东西。煎熬他,不让他挣扎,不让他抗拒,甚至不让他哀求。用语言一点点地瓦解他,一点点地夺走他的希望,让他慢慢的放弃抵抗,放弃哀求,让他主动的去接受这一切。

  嘴巴被封住,丝足严严实实地捂住鼻子,要么窒息,要么闻。头转到哪儿,脚就跟到哪儿。你羞耻,你抗拒,也改变不了事实:你在闻女人的脚,你在透过女人的丝袜呼吸。

  你已经是一个闻女人袜子的人了,接下来还要含住。循循善诱,让他张嘴,告诉他如果不主动服从,就会用工具来强迫他。让他选择。最终他会放弃的,如果不,就用阔口器吧,自己选择好了。丝袜脚慢慢地探入口中,蠕动着,他的舌头舔在你的丝袜上。不管他是否羞愧,是否愿意,他都已经含住了女人的脚。他已经成了一个舔脚的人。

  第二步:深喉你把脚抽出来,告诉他折磨要开始了,同时要警告他,如果因为任何举止让女王感到无法继续,就会把他闷死过去。「张嘴」,随着一声命令,男奴将别无选择。你会用丝袜脚慢慢地探入他的喉咙,越来越深。他会抗拒,会试图挣扎,会尝试哀求,甚至会呕。但无论怎样,你都慢慢地执行着折磨,丝足不断深入。第一次心理瓦解和征服到来了:你要教会他放弃挣扎,放弃抵抗,否则你会一直折磨他;要教会他放弃哀求,求饶意味着抗拒,是不行的,必需放弃所有希望,彻底接受事实;要教会他顺从和接受这种折磨,无条件地去体会折磨。告诉他丝足滑入喉咙的时候不要抵抗,要主动去吞咽,卑贱地去吞咽主人的丝足。如果敢挣扎,或者哀求,或者仍然呕,折磨就会延长。只有奴隶彻底放弃抵抗,放弃哀求,绝望地去顺从,女主才会在自己满意时收手。奴隶抱有任何抗拒心理或哀求心理都是不能被容忍的,只会换来更漫长的折磨。

  他最终会臣服的,会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顺从着吞咽着女人的脚。他不再敢挣扎,只有痛苦带来的肢体上的颤抖,他也不敢再哀求,只有因屈辱而发出的哀鸣,和吞咽的声音。你惬意地享受这种征服,每当他表现很好吞下很深时,你却会当着他的面换上另一只丝袜,开始新的折磨。他永远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满意,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双丝袜在等着他,但他又绝不敢猜疑,他只有绝望和哀鸣,并一直顺从下去。从不曾碰过丝袜到克制着呕吐大口大口的吞咽,这是第一次征服。

  第三步:窒息只是接受了女人的丝袜,充其量算是畏惧于无尽地深喉折磨吧。窒息才是夺走人最终心理防线的惩罚。将他地空气一点一点的夺走,让他缺氧,胸闷,抓狂。反复的窒息他,让他意识模糊,被死亡的恐惧煎熬。你既不会把他闷死过去,也不会让他大口呼吸,而是把他控制在缺氧的临界点,一点一点夺走他的希望,意识,让他无比痛苦却又无法终结。

  从闷捂开始吧,戴上软皮手套,告诉他你将要做的事,然后他就变成了一个玩具。你不会再在乎他的哀求。声音会被闷住,空气会被夺走,每次都多夺走一些,都要将他折磨至意识模糊,痛苦不已,每次他稍稍缓半口气后再次封堵上去。煎熬过后,他以为一切过去的时候,你拿着另一件器具微笑着再次靠近他的脸……

  塑料袋套在头上,让他一点一点地耗尽有限的氧气,吸进去的空气越来越热,眼前开始发黑,耳鸣,难受,开始慢慢听不到声音。

  胶皮紧紧地绷在脸上,完全无法呼吸,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紧绷的胶皮还禁锢着他的头,让他感受到你的力量。

  浸湿的纸,一张张敷在脸上,他大张着口,勉强从褶皱和缝隙处吸气时,一双手温柔地伸过来将纸的边缘抚平,封死。

  浸湿的丝袜严严实实地闷在脸上。他透过丝袜的缝隙拼命吸着,吸进来的却只有水。到最后勉强可以透过一丝空气时,你将另一层丝袜慢慢地覆盖在外面,捂紧……

  他会哀鸣,会求饶,但空气耗尽后就喊不出了;他也会挣扎,但只会加快氧气的耗尽。窒息的折磨不仅是痛苦的,还是令人恐惧的。当脸被严实地封死时,那种呼吸被彻底剥夺的感觉可以让他明确感受到女人的力量,那种轻而易举就能让男人在哀鸣中死去的力量。而缓慢缺氧带来的则是求生不能求死不成的痛苦。耳鸣,头痛,胸闷,心跳加速,浑身不由自主地痉挛,意识模糊。用彻底的闷捂让他感受到你的权力,用缓慢地窒息让他体验绝望。他就像网中的猎物,无论怎么哀鸣怎么挣扎,你都轻松地把他和空气隔绝,闷死他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第二次心理瓦解开始了:告诉他,他对此完全无能为力,让他明白他不应该盼着折磨结束。你有一整天的时间来窒息他,如果你高兴,你可以为他把缺氧的状态一直保持下去。让他放弃挣扎和抗拒,放弃求饶,放弃任何希望,乖乖地接受事实,任由女人随意地窒息他。你不希望看到他挣扎,也不希望听见他求饶,如果他乖乖顺从,接受痛苦,你反而会在自己满意时停下,否则痛苦就会延长。
  是的,和深喉开发时是一样的,一定要让他放弃一切希望,绝望地去接受折磨,否则就是更漫长的惩罚。怎样检验他是否顺从了呢?当他处于窒息昏迷的边缘时,他也不再本能地试图挣脱束缚,他不再求饶,你只能听见他绝望的呜咽和哀鸣声,只能看到由于恐惧和缺氧而造成的颤抖和痉挛,当你揭开脸上封堵的东西并把丝足深入他大张地口中时,他本能的乖乖的努力去吞咽。那么他就是真的绝望而臣服了。不过,你应该继续,不要停下,好好享受这种被绝对服从的感觉,你应该从别人的绝望中获得快乐。同时你也应该让他真正臣服于无止境的绝望中。
              第四步成为便器

  当你的便意来临时,就是第三次心理瓦解他的时刻,这也是你真正征服一个M的最后一步。他此时正处在窒息痛苦的边缘,他已经习惯了麻木地吞咽你放入他喉咙的东西,他已经给了自己判决:一个不该抱有任何希望,无权求饶,只准服从的工具。告诉他你接下来会排出很多大便,你知道他很惧怕黄金,所以为了防止他抗拒,你会借助工具和手段强迫他全部吞下。告诉他,一旦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头,然后,你要他主动请求你这么做。

  对,让他亲自开口要求你这么做,强迫他吞下女人的排泄物。让他亲自请求最高形式的折磨,断绝自己的退路。如果他不主动要求,那么就继续窒息的折磨吧,只是这次要再狠一些了,直到他真正绝望为止。

  最后,他终将彻底绝望,并对面前这个女人彻底地臣服。然后他会哀求你,让你强迫他吞下你所有的大便,而且会阻止他吐出来。怎么样,看着一个未经开发的M逐渐放弃自己的自尊,恐惧,和本能,彻底地向你臣服,感觉是不是很爽。
  之后就开始吧,用你擅用的手段,阔口器也可以,管子也可以,但一定要确保他绝无抗拒的可能。虽然他内心渴望接受黄金,但本能的抗拒也一定很猛烈的,所以一定要确保他肢体完全无法挣扎,头部最好一定形式的固定,嘴巴不准他闭合,如果你用管子直通到喉咙的话,管子和嘴之间的空隙一定用胶带封死。第一次黄金的本能抵触会很强烈,所以过程一定要利落,让他来不及思考,而是在恐惧和绝望中机械地执行你的指令。

  在他发出请求后,他迈入便器行列的命运便不可逆转了,一切就开始了。从这一刻起,要不停的用语言去瓦解他的意志,告诉他挣扎是无用的,要放弃抗拒;掐灭他的希望,回绝他的一切哀求,劝他乖乖接受;总之这个过程要不断给他洗脑。如果可以的话,甚至可以重新束缚他,让他体验肢体自由被一点点剥夺的过程。戴上口罩和医疗手套,就站在他的面前做这些,让他能看得到你的丝袜和高跟鞋,让他想起多年来的每一次幻想。煎熬他。

  之后最终的时刻来临了,去处置眼前这个器具吧。他已经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自由,和求饶的权利,他已经请求了自己无法反悔的事情。现在已经不需要驯服和调教了,他可能会后悔,会哀求,甚至会哭,但一切都不重要了。就像一个被押赴刑场的死刑犯一样,他面对的只有绝望。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人的排泄物填入自己口中,滑入喉咙,这一刻的感受会是致命的,那种抗拒、恐惧、绝望和崩溃交杂在一起的感受,会将他彻底地击溃。体会这种征服吧,一个男人断然瓦解了自尊,伪装的外表已经被你悉数撕碎,他诚惶诚恐地克制着呕吐去吞咽你的丝袜脚,他在你的窒息的折磨中哀鸣,并绝望着要求了这一无法回头的惩罚:被迫吞下你所有的大便。

  他会呕,会恐惧,会挣扎,会哀鸣。享受这种控制吧,他在你的身下颤抖着,他的眼神里满是绝望、不甘、和哀求,但一切都掌控在你手里。无论他怎样,你都会冷酷地将一切执行到底。在幽闭的房间里,没有人知道他在经历着什么。这里只有你和他,周围安静的要命,只有他挣扎和颤抖的声音,喉咙里吞咽时传出的呜咽声和他的哀鸣,而你排出的东西,在不断地进入他的胃。

  至此,你就彻底地瓦解了一个男人。他成了你的囚徒,你的玩物。而他也将牢牢记住今天每一刻的感受,牢记那种自由和希望被一点点剥夺,而屈辱被一点一点注入的感受。最重要的是,他清晰地领会了彻底的绝望,而且他知道你能轻松地给他带来这种绝望。在你的面前,他将彻底失去抗争的能力,永远沦为你的囚徒和器具。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